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血为意

作者:韩城黑和尚字数:4311更新时间:2019-10-18 10:56:19

正文

在这梦里,王墨只剩下了无形的魂魄存在,茫然中在这迷雾的世界,缓缓地走着,渐渐地消散着,直至会有一天到来,他的魂魄彻底消失,再也不存在了。他很冷,这种冷,越来越强烈,渐渐的弥漫整个魂魄。跳《一曲小说网《bOOk.TiaOyIqu.coM

他不知走了多久,这里没有日月交替,就连时间也都好似凝固,隐隐与外界不同,随着他的前行,渐渐的王墨发现,迷雾内在身边穿梭而过那一个个发光体,蕴含了金木水火土五种天地之力。

且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似乎这里的一切,全部都让他感觉亲切。

一个月、两个月、三个月,又或者一年、两年、三年也不知过了多少岁月,王墨的魂魄,没有消散

几乎在这无数的岁月中,在这世界内,都会一股温暖的血光从四面八方渗透而来,驱散王墨的寒冷,渐渐地滋润进他那无形的魂魄的,使得其魂魄,慢慢的成了半透明,出现了样子。

弥漫在王墨身上的迷茫,也随着这无数岁月下血光的融入滋养,渐渐地消散了,他怔怔的望着四周,慢慢的想起了很多的事情,更想起了眼前这近六百年前,曾看到过的世界。

王墨沉默中迷茫消散,取而代之的,好似一场梦的苏醒,只是苏醒之后,还是发现,自己仍然在梦中。

默默的感受着四周,王墨回头看去,在不知多少岁月的行走下,他已经深深的走进了这世界内,寻找不到回去的路线。

即便是找到了,也没有丝毫出路,他整个人似乎被困在了这里,唯有等待永恒。

王墨习惯了孤独,习惯了天地间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感觉,在这里,他没有不适。

“只是我记得,自己已经崩溃了一切,为何会出现在这里”王墨皱起眉头,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脸上露出苦涩。

他看到了自己的身体,半透明的状态,完全是魂魄凝形的样子。他更是看到了四周那温暖的血光出现,无时无刻都在融入他的体内,滋养魂魄,使得他摆脱了迷茫,魂魄得以凝聚成形。

“这血光是”王墨怔怔的看到那血光不断地融入体内,给了他温暖的感觉,这种感觉让他很舒服,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,这血光,到底是什么

“莫非是这奇异世界内自身存在的力量,可以滋养魂魄”王墨沉吟片刻,似乎只有这一个答案,才可以解释一切。

只是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,正要仔细沉思之时,突然在这世界内,在王墨的梦中,有一阵轻声的呢喃从远处徐徐传来。

“这里这里”

王墨目光一凝,这呢喃的声音落在他耳中,立刻就化作一片波动,在他的魂魄内回荡,盯着前方,王墨双眼一闪。

“这声音可以震动魂魄,却是诡异,却要去看看,到底这是什么声音”

沉吟片刻,王墨缓缓地前行而去。

他速度不快,因是魂魄之体,整个人如同风一样,向前飘去,融入进了雾气内,消失在了前方尽头。

王墨的速度越来越快,在他的前行中,他再一次清晰的感受到了那无时无刻都会出现的血光,这血光似乎追着王墨,不断地融入他的魂魄内,使得王墨那温暖的感觉,越来越浓了起来。

“这血光到底是什么”王墨前行中眉头皱起,却是怎么也想不出,这血光的来历。

随着他的前行,其速之快超过了闪电,轰隆隆之声下,破开了一切雾气,却是比之前无数岁月中迷茫状态下快了不知多少倍。

雾气倒卷,在王墨的速度中立刻崩溃,使得王墨一路势如破竹,轰然而去,时间流逝,一年、两年、三年

王墨不断地飞行,他是魂魄之体,没有神力的消耗,这里是杀气世界,他是杀气之主,在这里更是如鱼得水,前行中雾气不在浓郁,而是稀薄了起来。

在这数年内,那血光竟然没有哪怕一息的断开,始终弥漫,滋养着王墨的魂魄,使得他的魂魄,渐渐地不再透明,而是如同实质。

但,王墨却是可以感受到,那血光内的温暖虽说如旧,但却有了微弱,正在渐渐地冰凉下去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在王墨前行的这数年中,那呢喃的声音时而传来,却是越加的清晰。

“这里这里”

王墨越来越快,这一日,他整个人轰然一顿,直勾勾的盯着前方,在他的前方,一片稀薄的雾气内,却是有一座通天之门,骤然出现

那巨大的门耸立在这世界内,无边无际,任何人站在其面前,都会有一种好似蝼蚁的错觉。

而此刻,在王墨临近的刹那,这巨大的石门,发出轰隆隆的巨响,其内两扇门,却是缓缓地打开,在那轰隆隆的声音下,开启了一道巨大的裂缝

“这里这里”那声音正是从这裂缝内传出,更清晰了,在如此近的距离下,这声音传入王墨耳中,好似波纹回荡,竟然使得他的仙魄出现了扭曲

“果然是它”王墨双眼瞳孔一缩,盯着那巨大的石门,整个人沉默下来。

更是在这数年被血光的滋润下,随着王墨魂魄实质,他想起了更多的记忆,他想起了自己在最后与白发少年一战时,那突然出现的玉佩

他更是想起了白发少年失声的话语,这玉佩,名为杀界玉玺,是其主人随身之物王墨之前始终费解的一件事情,也隐隐有了答案

他费解的,是那白发少年为何要杀自己,但眼下,随着他记忆的苏醒,随着与白发少年的一战,王墨却是清晰的判断出,白发少年之主,正是那杀界至尊,也就是杀气仙力前一代主人

那白发少年显然是感受到了其主的气息,故而才会前来杀亡自己,所以才会有吞噬王墨血液后,说出并非转世那一句话

更是搜魂寻找杀气仙力,其目的,就是要找到其主,杀死其主

这一切,已经被王墨想的明明白白,所以那白发少年在看到玉佩后,才会如此惊慌,如此面色大变露出无尽恐惧

而杀神至尊,或许并非真正死亡,王墨的记忆苏醒,他清晰的想起,那玉佩在出现后,其上金光化作了一指手指,正是这手指,使得那白发少年眉心七彩凿子彻底钉入,从而重伤惨叫逃遁

“这里进来这里”在王墨面前那巨大的石门缝隙内,那呢喃的声音更为清晰,徐徐传出,如风扫过,引动这世界

“你是何人”王墨神色平静,盯着那石门,缓缓开口。

“我是杀界之主,杀神至尊进来吧我没有恶意不会害你”一阵沉默之后,呢喃的声音带着迷茫,渐渐的传出这一句话。

王墨目光闪烁,他隐隐有种感觉,那大门内,隐藏了一个惊天的秘密,一个与杀气有关的秘密,更是一个使得自己从这里离开的道路

沉吟少顷,王墨不在犹豫,身子一晃,直奔那大门而去,转眼就临近,一步迈入石门缝隙,进入到了这通天的大门之内

星域内,一处隐藏在了无尽雾气中极为偏僻的蛮荒之地上,这里罕有仙者到来,一片荒凉。

在这蛮荒之地有一处山谷,谷内赵紅夏盘膝坐在地面上,在她的前方,摆放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石像。

石像上被血液擦抹,血光正在渐渐消散,赵紅夏的面色极为苍白,没有半点血色,她一头赤发,也没有光泽,缓缓地睁开双眼,其目光无神,只有悲哀弥漫。

她抬起右手,其上五根手指尽是裂痕,一片干枯,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妙龄女子的玉手,而似一个老妪手臂。

掀下手指上的尚未愈合的血珈,赵紅夏无神的双眼,渐渐有了明亮与坚定,再次为这石像,以鲜血涂抹全身。

时间已经过了四年,在这四年内,赵紅夏没有离开此地一步,始终默默的陪在这里,默默地以鲜血滋养石像。

四年前,一天只需涂抹一次石像,她有十个时辰可以休息,四年后,随着石像越加的晶莹,需要的血液也就越多了起来,她往往一天内要涂抹四次,休息的时间,只剩下了不足四个时辰

“我会让你醒来”赵紅夏望着石像,眼角已然无泪,只有一片龟裂,似长久的泪水所化。在这四年内,她也问过自己多次,这一切值么

她无法如回答当年其师尊的话语一样来回答自己,她自己也不知道,这一切值与不值,她只是知晓,他不在了,她也不愿苟活

这一切,王墨不知道

此刻的他,迈步间踏入进了那通天之门中,一步之下,好似踏入进了另一个世界这里,是一片无尽的星空,这星空,没有雾气,只有璀璨的星云,展现出至极的美丽。

这片星空,很静,很静同样,对于王墨来说,又是很陌生。

“你是第三个踏入进了此门内之人”那呢喃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星空内缓缓传出,在其出现的刹那,立刻这星空中突然就有无尽星光闪烁,轰然间从那一颗颗星辰内爆发,凝聚在了王墨前方,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星光漩涡。

“进来吧我的第三个有缘人”

王墨目光一闪,沉吟少顷,迈步踏入那漩涡内,在进入漩涡的瞬间,他整个魂魄立刻消散,再次出现时,展现在王墨面前,是一片蔚蓝的天空与黑色的大地

这是通天之门内,一处星辰之上,大地黑色,但却有青草弥漫,更有风吹来,使得青草沙沙作响。

天空一片蔚蓝,没有云,好似海水倒挂。

在他的前方,那大地之上有一个巨大的苍天巨木,此木之长,已然齐天之高,一片青光在树木上弥漫,但却遮掩不住树木的破损与裂缝。

这巨木好似失去了一切生机,挣扎中,正在慢慢的死去。

王墨望着眼前的巨树,倒吸口气。

“这是我的本命之宝所化,唯有如此,才可使我残存至今”那呢喃之声从这巨树内传出,回荡天地。

王墨心神震撼,望着那巨大的树,此树之大,足以与一颗修仙星一拼

混沌八皇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